村民举报村干部遭死亡威胁官方通报岂能敷衍了事

  近日,张家界慈利县村民罗某在网上实名发文,称自己因举报村干部而遭遇死亡威胁,对方扬言要在扫黑除恶行动后弄死她。罗某走投无路,向社会求助。

  罗某在文中指出,村主任苏某长期欺压村民,明明是百万富翁,却拿着国家的贫困补助;扶贫只帮扶干部亲戚,村里真正需要建档立卡的人,却在破败的木屋中居住。不仅如此,苏某还借女儿婚礼大肆敛财,收取礼金四十多万元;此外勾结地痞流氓,祸害乡里,辱骂烈士后代。罗某愤而举报,被逼得“有家不敢回,天天睡在桥洞下”。

  这篇举报文章指向明确,举报的内容比较具体,所以很快引发许多网友的关注。当地官方介入调查也还算迅速,可通报出来的结论却只有一句“情况均不属实”。

  这一“言简意赅、惜字如金”的通报,实在很难让人满意。本来,罗某作为相对弱势的村民,实名举报干部,要承担一定的风险,舆论的天平天然倾向于她。白姐图库,而她举报的内容,也有明确的指向性,若所言不实,纯属诽谤诬陷,官方是不是应该就举报的内容,一一给予有针对性的回应?

  至少也该让公众知道,这中间经过哪些调查程序,有没有走访其他村民,有没有调查贫困户的档案和真实的经济情况,有没有采取措施排除一些不正当干扰。如果村民“住在破败的木屋不属实”,那么是不是可以提供实际居住的房屋照片,好让公众看得清楚明白?

  这些公众关心的重要信息,官方通报中都语焉不详,难免给人敷衍塞责之感。而在此前,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曾说“情况没有那么严重”,“一个巴掌拍不响”,“一个村干部敛财四十多万,不太可能……”

  “一个巴掌拍不响”的说辞,让人很是不解。罗某在求助长文里所说的,并不只是些私人矛盾和个人恩怨,涉及了村干部贪腐涉黑等违规违纪行为。官方调查需要回答的是“有”或“没有”违规之举。就算罗某因为个人私利而举报村干部,也不能因此否认她举报的正当性,更不能主观屏蔽掉村干部贪赃枉法的可能。

  简短不明的调查结论,加上工作人员这样的回应,很容易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:当地政府为了第一时间平息舆情,在没有经过充分调查的前提下,急于给事件拍板定性,以堵住围观群众的悠悠之口。结果弄巧成拙,不但没有平息质疑,反而让人感觉有偏袒嫌疑。尤其工作人员那句“一个村干部敛财四十多万,不太可能”,直接踩中了公众的痛点。这年头,村干部贪污上百万都不是什么新闻了,官方工作人员如此预设立场,自然让人啼笑皆非。

  另外,按罗某所说,她现在举家逃难到北京,生意社:本周环氧氯丙烷市场行情先跌后涨(819-823)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。对方扬言“开车撞死她”,还说撞死人后“可以走保险,不用赔钱”。如果所言属实,村干部真的是猖獗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。而且,这些举报信息本应该严格保密,为何会传到被举报人那里?又有谁要为此负责?如果举报人的信息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,那么谁还敢就黑恶现象发声?

  近年来,村干部贪腐涉恶的事件时有发生,也是基层扫黑除恶的重点对象。公众对此抱持很高的敏感度。之前柔道冠军马端斌举报村支书贪污,引发舆论极大的关注和当地官方高度重视。就算这样,调查过程中也出现了地方家族势力抱团,调查组由村支书亲友带路等尴尬情况,因此遭到了公众普遍质疑,影响了调查的公信力。

  因为有前车之鉴,也因为村霸势力的盘根错节和农村人际关系的复杂性,公众对官方调查的要求会更为严格。人们希望看到官方有一个严肃、公正、不偏私的态度,看到一个严谨、透明、开放的调查过程,看到举报人的声音被认真倾听,看到相关的事实被一一厘清、去伪存真,只有这样,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才会有信服力,才能禁得起公众的围观和审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